万博max手机网页版(中国)官方网站

万博max手机网页版(中国)官方网站


职工文苑
当前位置:首页>职工文苑>把生命融入事业的黄河人

把生命融入事业的黄河人

发布日期:2022-05-27   来源:本站   作者:张涛   阅读:794
分享到:

今年82岁的王爱琳,是黄河建工集团退休职工,她和老伴徐可友在黄河上奋斗了几十年,脑子里装满黄河故事。近日,我专程拜访了王爱琳,怀着崇敬的心情,听她讲述丈夫徐可友献身治黄事业的感人事迹。

徐可友,电气工程师,河南黄河造船第一人,河南黄河工程局(黄河建工集团前身)首台架桥机的建造者。他1933年出生于浙江永康,18岁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,1956年转业到河南黄河河务局,从此与黄河结缘。徐可友一生15次工作调动,8次职务变动,不变的,是他对事业的热爱和忠诚。

自力更生造大船,惠及黄河数十年

上世纪70年代以前,黄河抢险,运输石料,用的是木船,通常载重不超过20吨。载重小,速度慢,效率低,机动性差,无法满足形势发展的需要。后来,河南河务局到天津大沽、江苏无锡购买柴油机驱动的机动船,造船周期长,资金投入大,令人望船兴叹。1969年,徐可友被派到无锡参与造船,回来后,他提出独立自主建造“自动泊”,也就是柴油机动力船。河南河务局采纳徐可友建议,成立了造船厂,并抽调徐可友任造船厂生产技术股股长。在一缺人才、二缺技术、三缺资料的情况下,徐可友买来参考书,边学习,边摸索,经过刻苦钻研,硬是靠滴水穿石的精神,靠肩扛手抬,于1973年成功建造出河南黄河第一艘双柴油机驱动的机动船,实现了技术突破。新船长36米,宽7米,载重达到80吨,速度、载荷、工效比过去有了飞跃式发展。后来,根据黄河堤防建设需要,徐可友乘胜前进,又带领技术人员研制出挖泥船,该船得到大规模生产应用,直至21世纪的今天,仍在河道疏浚、堤防建设中广泛使用,发挥着重要作用。

王爱琳说:按照排序,前五艘是外购船只,6号“双自动泊”是咱自己造的第一条船,6号以后都是自己建造的机动船。对于柴油动力船制造成功,原河南河务局副局长李青山赞道:徐可友带领大家自力更生,成功研制出柴油动力机船,推动河南黄河走进水上运输机械化时代。

为了黄河造船事业,徐可友付出了沉重代价。造船期间,徐可友无暇顾家,妻子临产前,他把妻子留在招待所,自己去汇报工作。妻子忍着阵痛,手挽包袱,拖着沉重的身体,咬牙爬向招待所大门,被人发现后送进黄河医院,才脱离危险;造船期间,徐可友锁骨被钢板戳断,为了不影响工作,他选择对家人保密,这秘密,一直保守到离世前。

革命战士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

1980年11月,渠村黄河分洪闸遭遇技术瓶颈,新安装的56孔闸门全部无法升起,崭新的分洪闸眼睁睁变成中看不中用的“死闸”,人们又气又急。渠村闸是国家一级建筑物,也是黄河下游重要分洪工程,一旦大汛来临,无法分洪,将直接危及黄河大堤和下游数千万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。破解难题,急需高手。关键时刻,河南河务局想到了全局唯一的电气工程师徐可友,准备派他到渠村闸管理处担任工务科副科长,排故障,解难题。

从造船厂调到渠村闸,船厂不同意,因为厂里离不开技术带头人;家里更不同意,因为徐可友是家里的顶梁柱。一家5口人,爱人王爱琳左手因公致残,不能骑车,买面粉都要步行跑10多里路,每次只能抱10多斤面回家,生活十分艰辛。3个孩子还在上学,家里实在离不开徐可友。离开繁华的省城和温馨的家,跑到360里外的大堤上天天和闸门打交道,一年只能和家人团聚一两次,什么时间调回来还不知道。郑州与渠村两地生活环境和工作条件落差巨大,在集体与个人、大家与小家、优越与艰苦之间如何选择,把徐可友推向两难境地。

徐可友表示:革命战士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

就这样,他迅速走上新的工作岗位,一头扎进渠村闸,全身心投入技术攻关,在这里一干就是五年。期间,徐可友晴天一身土,雨天一身泥,下闸涵、爬机站、看图纸、查故障、找症结。查出问题后,他重新设计改造闸门启闭电路,把分档控制改为启闭闸自动控制,增加了渠村闸启闭门备用闸刀切换装置,增强了分洪闸抗风险能力。徐可友带领技术人员连续奋战,攻克一道道技术难关,消除了可预见的所有风险,终于使分洪闸起死回生。他的两项分洪闸技术创新成果荣获河南治黄科技成果奖。

1982年,水电部领导进行再次到渠村闸检查工作,随着一声令下,56孔闸门齐刷刷同时升起,现场爆发出一阵阵掌声……,水利部通报嘉奖接踵而至。

奉献生命换明天,呕心沥血铸经典

1994年4月建成通车的小浪底黄河公路大桥,荷载80吨,是当时国内荷载最大的公路桥。河南黄河工程局第一次承担这么大载荷的桥梁施工,当时困难重重。大吨位桥梁吊装所需的架桥机是施工的关键,为掌握技术,节省资金,单位决定自己建造架桥机。几经周折,工程局拿到了架桥机图纸。但是面对复杂的电路设计,当时的总工程师周五金说:徐工不审查图纸,这个活咱们心里没底,破解图纸,非他不可。但当时单位唯一的电气工程师徐可友已经退休,而且他的糖尿病已到晚期,并发症使他双眼几乎失明。万般无奈,工程局长登门,请徐可友出手帮忙。王爱琳回答:别说去小浪底工作,就算是让老徐坐车到小浪底都很困难。徐可友忽地站起来,大声说:你别管,我能去!就径直走出家门。

为打破技术瓶颈,解决燃眉之急,徐可友来到施工一线。图纸看不清,就戴上修钟表的显微镜;身体挪不动,就趴在床上写说明,不顾休息,不知疲倦。图纸一一破解,架桥机终于建造成功。

当徐可友回到家,妻子见他两眼像“小红灯笼”,急忙陪他到医院做全面检查。透视时,医生发现徐可友食道有异物。再三追问下,徐可友告诉妻子,是在造船的时候,钢板碰断了锁骨,骨头茬子把食道顶起一个包,徐可友怕妻子不让去上班,所以就一直瞒着她。由于糖尿病并发症,徐可友住院不久,便双目失明,走到人生的尽头。小浪底黄河公路大桥上,架桥机的轰鸣成为这位老黄河的生命绝唱。

2009年,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被评为“新中国成立60周年经典工程”。我们不会忘记,小浪底水库,有徐可友流过的汗水;小浪底大桥,有徐可友走过的足迹;岁岁安澜的大黄河,吟诵着华夏儿女生生不息、敬业奉献的不朽诗篇。(张涛)


徐可友

徐可友在造船厂工地